和女友大事已定,过年去她家吃饭,丈母娘让小舅子杀鸡吃,我看鸡窝里就一只公鸡了,还被小舅子摁住了。
我说,就一只公鸡了,别杀了。
小舅子边拿刀边说,本来不想杀它的,但是它总是聊骚别家的母鸡,我妈说了,这样的在我家必须杀。说着,刀锋划过,鸡血四贱。
我感觉脖子一凉,唉,这以后咋整。

社交账号登录

使用 QQ 账号 使用 微博 账号

优山美诗账号登录

注册  我要做优粉

社交账号登录

使用 QQ 账号 使用 微博 账号